BenQ华文世界电影小说奖 三奖作品-老子不差钱
作者:dede58来源:dede58.com时间:2019-05-16

世上赚钱的方式有很多种:种地、打工、开公司、炒房、骗贷款、传销、乞讨、赌博、偷窃、受贿……就如同自然界的食物链,每个人都能在这个食物链上找到自己的位置。无论处在哪个位置,大家除了赚钱,还得花钱。据说,世上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……

一、弄假成真

这是南方的一座三线城市,人口百万,经济富庶,物价高的离谱。商品房均价更是在刚刚过去的2009年一路高歌猛进,早早超过了一万块。

小康家境不好,他媳妇儿忍受不了艰难的生活,跟人跑了。小康家的地也被镇政府以建设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名义给徵收了。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,小康便独自带着儿子,远离家乡来到这裏谋生。经老乡大刚介绍,来到一处建筑工地上当小工,干些拌水泥搬砖头的杂活儿。他希望能多攒点钱,好让孩子读得起书,将来也好改变命运。

包工头四十来岁,肚子裏像是塞了半头肥猪,满脸黑白相间的胡茬子。他跟民工们约定每个月只发一半工钱,其余工钱代为保管,年底一次结清。其实包工头手裏并没有钱。建筑这个行当存在这种现象,开发商承包给承建商,承建商又把工程都外包给一个个包工头。建设费用一般都由承建商垫付,最终拿了建筑款项后再跟包工头结算,再由包工头来发工资。所以那些小工也只能等到每次结账的时候,才能拿回属于自己的大部分工钱。

小康们没日没夜忙活,一年到头也攒不了几个钱。而房地产商却往往是空手套白狼,只在各部门和各利益集团之间兜个圈子,搂着女人陪人吃饭K歌灌酒,弄到贷款搞到地皮,就能轻轻鬆鬆赚得大把的钞票。但小康们除了有点羡慕,却并不会去想这些问题是否合理。况且,他们也根本不可能理解那些地产商们是如何轻鬆赚钱的。好歹,跟在家裏一亩地上一年到头扒拉出来的千把块钱相比,这裏的收入要强许多。他们很是知足,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,都卖力地干活。

建筑工地的活儿很累人,但这些农家出来的孩子哪个不是吃苦吃大的,也都不当回事儿。有吃有住又有工钱拿,一个个干得热火朝天。每天早早上工,到饭点儿已经饿得不行,一个个狼吞虎嚥。晚上简单洗漱后便和衣而睡。如是往复,都巴望着年底能带一大笔钱回家过个好年。

转眼又到了结工资的日子。早上,大伙儿高高兴兴起了床,却又一个个都傻了眼。原来那包工头嗜赌,欠下一屁股赌债,捲了工钱玩儿失蹤。工地上一下子炸开了锅。工人们讨不着工钱,就七嘴八舌商量着该怎幺办。做饭师傅老王头思来想去,一拍脑门儿说有门儿!原来,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农民工为讨薪而跳楼的新闻,结果大都是因为引起了媒体和领导的关注,而顺利拿到工钱。于是他也萌生了跳楼讨薪的想法,大伙儿都赞同他的高见。至于让谁去跳,却拿不定主意。大伙儿都推来推去地谦让。虽说只是演一出苦肉计,但是枪打出头鸟,这些勤劳朴实的民工没人敢去挑这个尖儿。

大伙儿决定抓阄儿。

老王头拿出一叠扑克牌,说谁拿到「猴王」谁就上去,假装跳楼,见好就收。大伙儿都说成。他取出跟人数相等的包括一张「猴王」在内的纸牌洗了几遍,丢进了平时用来盛菜的红色塑胶桶,并在桶口遮了一块擦汗用的大毛巾,然后便让大家来抽牌。大伙儿挨个儿摸走了自己的牌。小康排在最后,摸出来一看,不偏不巧,正是「猴王」。原来大伙儿平日裏轻闲时常用这副扑克押宝,赌个三块五块的解解闷儿。押宝用不着「猴王」,就抽出来不用。到后来,52张牌都给揉搓的又破又旧了,惟独那对儿「猴王」还是崭新的。这牌的新旧软硬是能摸出来的。大伙儿摸牌的时候都捡旧的摸,就把那崭新的「猴王」留到了最后。小康最后摸牌,「猴王」自然非他莫属。

小康无奈,只得硬着头皮去当个「新闻发言人」。但他有些胆小,不太会说话,未必能够準确地传达众人的意思,犹豫不定时,他的好友大刚自告奋勇陪他一起上去壮胆。老王头给他二人交代了几句:一要假装跳楼,安全第一,万不可弄假成真;二要多撑一段时间,造成影响,引起关注,越轰动越好;三要等到有领导拍胸脯保证给工钱再下楼。俩人记在心裏,吃罢午饭便爬上了六楼。(1)